“不差钱”的阿里为何赴港二次上市?

“不差钱”的阿里为何赴港二次上市?
[标签:标题]▲2019年11月26日,中国香港,阿里巴巴集团在香港交易所上市。(ICphoto/图)

全文共2750字,阅读大约需要7分钟

阿里不仅能通过再上市获得充盈的现金流用以对抗经济增速放缓压力,募资所得款项也可用于对外投资或回购股票,以提振市场信心。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徐庭芳

责任编辑 | 冯叶

2019年11月26日,阿里巴巴(NYSE:BABA,09988.HK)正式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开盘价187港元,较发行价涨6.25%。阿里就此成为首个在香港和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企业。

招股书披露,阿里巴巴此次发行5亿股新股,另有7500万股超额认购权,按照176港元的定价,将最多在港集资约合130亿美元。130亿美元相当于1017亿港元,这是2011年以来香港融资规模最大的公开发行。

截至发稿,阿里巴巴总市值已超过4万亿港元,超越腾讯控股(00700.HK),成为港股新的市值冠军。

或许是受到香港上市的消息提振,阿里在美国市场的股价回到了半年前的高位,由160美元/股左右升至190美元/股以上。

阿里不仅能通过再上市获得充盈的现金流用以对抗经济增速放缓压力,募资所得款项也可用于对外投资或回购股票,以提振市场信心。

1

高市盈率

“只要条件允许,我们就会回来。”2014年,马云就曾对港交所“告白”。

早在2007年11月,阿里旗下的B2B业务板块曾在香港上市,发行价13.5港元,几个月后就上涨三倍接近40港元。但不久后遭遇金融危机,股价一路下跌,一度只有3.6港元。2012年阿里完成了私有化并从港交所退市。

2013年,阿里尝试将集团业务整体上市,地点依然是香港,却因坚持双重股权结构遭到港交所拒绝,此后远赴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于2014年以250亿美元创下美股当时的IPO募资纪录。

香港交易所总裁李小加曾撰文指出,失去阿里的香港市场应该反思,从香港市场的长远竞争力来看,香港应该接受同股不同权的制度。同股不同权是指一家公司发行两种不同种类的股份,两类股份的区别在于投票权的大小。这类股权结构经常会被互联网、科技公司采用,这是为了让创始人团队保持更高的表决权,从而掌握公司的发展方向。

阿里的同股不同权主要体现在高管任命上,由合伙人而非股东掌握董事会的任命权,但在退市等涉及股东权益等重大问题上,依然需要在一股一票的股东大会表决框架下寻求股东的配合,这也是阿里2014年被港交所拒绝的主要理由。

2018年年初,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向马云表达希望阿里考虑重返香港市场的愿望,马云回应称“我们一定会认真考虑香港市场”。李小加也公开表示,“阿里百分之百会回来,只是时间长短问题”。

同年4月,港交所启动上市制度改革,允许上市公司采取同股不同权的VIE架构上市,小米(01810.HK)、美团(03690.HK)等明星互联网企业纷纷奔赴香港,这也为阿里回归扫除了制度障碍。

同一家公司在多地上市的例子并不少见,比如中石油就在港交所、纽交所和上交所多地均挂牌上市。此次阿里在香港发行的是普通股,也就是由美股ADR(美国存托凭证)拆分的流通股,增量对总体规模而言较小,也不会对原股东造成稀释。

此次上市前,阿里最大股东软银的股份约占整体的25.8%,公众股东股份占比约为65.2%,预计此次发行后二者的股比基本维持不变。

相对于美国市场,港股有个较为明显的优势:高市盈率。市盈率越高,其公司估值也就越高。目前阿里在美国市场的市盈率约为23.4倍,相比腾讯在香港的33.1倍市盈率低了不少。而就在阿里登陆港股这一天,其市盈率粗略计算已经达到34倍左右,基本与腾讯持平。

2

平稳股价

阿里的现金流较为充裕。其2018年度财报显示,阿里的自有现金流仍有151亿美元。但是受到全球经济下行影响,阿里在2019年6月的股价一度下跌近20%。

两地上市明显对阿里有平稳股价的作用。在美国和香港这类开放市场,其股票可以通过一定的程序转换。比如阿里巴巴在美国发行的是ADR,其价值与普通股相比约为1:8。ADR相比一般股票的流动性更高,可以与其它凭证或证券互换。

一位私募投资总监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两地股价一旦出现大幅价差,投资人就有可能从低价市场买入阿里的股票,然后在高价市场卖出以获取套利。那么从长期来看,其两市的股价会向中间靠拢并逐渐趋同。

“这相当于一个‘锚定’的作用,毕竟内地和香港投资人对阿里更熟悉,(回港)对公司平稳股价有所帮助。”上述人士说。在宣布香港上市后,阿里在美股价就一路上涨,市场或许已经看到阿里美股上升的趋势。

2019年6月13日,就在阿里传出回港上市消息的同时,中国科创板也宣布开板,同样是瞄准创新型企业,同样也接受同股不同权的架构,但阿里没有选择回归A股。

上述业内人士坦言,这是因为阿里回归的资金量太大,虽然130亿美元相比当年在美上市的250亿美元减少了,但仍是A股市场“不可承受”之重。A股市场最大IPO纪录保持者是农业银行的100亿美元这一数字。

“如果在科创板,阿里无疑会吸引大量资金,而科创板针对的是发展中的创新企业,阿里这样的成熟企业需要更大的市场。”他说。

阿里回归对港股市场也有提振作用。低流动性一直是近年来港股的缺陷,外加受到全球经济下滑的影响,港股不少股票一度出现零交易的现象。

“阿里回归有一定的市场提振效果,通过头部公司(阿里、腾讯等)来吸引市场的眼球,提升港股整体活跃度。”深圳盛天投资创始人邹峻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

3

募资用于何处?

香港募资后,一个显见的方向是,阿里有可能加大对外投资。

招股书显示,从2019年6月30日起,阿里巴巴或已对24家公司进行了股权投资,合计金额达到385.29亿元,仅收购网易考拉的费用就高达129.58亿元人民币。

阿里在招股书中提到,此次IPO募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驱动用户增长及提升参与度、助力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提升运营效率、持续创新三个战略方向。其中提及饿了么、飞猪、优酷、云计算技术等具体业务。

2018年,阿里联合旗下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全资收购外卖平台饿了么,直接带动一级市场成长型投资交易额的大幅上升。据南方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仅仅2018年,阿里就投资了饿了么、ofo、小红书、中通快递等八十余家创业型企业,其中还包括了美国排名前三的电商平台Opensky、印尼最大电商平台Tokopedia、东南亚最大B2C电商平台Lazada等十余家海外公司。

根据贝恩咨询发布的《2019年大中华区私募股权市场报告》预计,由于私募股权市场整体退出环境不佳,同业买卖将成为愈发重要的一级市场投资退出方式。换言之,同业并购将越发成为未来投资市场的主流,尤其是在互联网高科技领域。

“从2016年开始,大型互联网项目基本都是BAT(百度、阿里、腾讯)领投,类似BAT这样的成熟企业本身也会有成长瓶颈,它们需要通过相应同业并购来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贝恩公司大中华区兼并购业务主席周浩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这笔资金也很有可能被用于股票回购。

2012年,阿里就曾用70亿美元换回雅虎手中的部分股权,按照阿里目前的股权结构,阿里的第一大股东仍是日本软银集团,持有阿里股份近26%。如果能回购部分股权,说明阿里经营状况良好,对公司股价本身也有提升作用。

2019年6月,软银出售了约7300万阿里股票,套现约111亿美元。与此同时,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在宣布退休后也减持部分股票。其他人都在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