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品类,背后才有超级企业 – 虎嗅网(爱游戏)

超级品类,背后才有超级企业 – 虎嗅网(爱游戏)
[标签:标题]收录于话题

以下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进击波财经》,作者沈帅波,虎嗅编辑微调。

虎嗅注:

在很多人看来,养鸡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行业,养殖户零散,工作条件艰苦,生产方式传统,缺乏技术含量,很难做大。

但就是在这样一个被很多人低估的行业里,却诞生了一个年销售额145亿,且包涵科技基因的大型企业——圣农发展。

当作者从查阅资料到实地探访,越了解这家企业时,就越发明白这不仅仅是一个养鸡企业如何做大的个体故事,更蕴含着一个看似小而传统的行业何以摇身一变成为超级品类,以及如何在这个超级品类里打造超级企业的底层逻辑和普世规律。

如何发现隐藏在冰山之下的商业价值,将其抓住并做成超级品类,这是每个商业组织需要思考的问题,亦是虎嗅推荐之由。

1

所有人都想做“一劳永逸”的投资或是事业,为什么大多数人都遇不到,抓不住,抓不久?

答案在于他们没有看懂超级品类,即使遇到了,也会被短期更性感的事情吸引走,而失去了在这份事业里用尽全力做到具备壁垒性的机会。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个行,在中国迈入现代化之后,就是超级品类。

作为实践者与从业者,你必须进入超级品类,才有可能成就超级企业。这和你努不努力,一点关系都没有。

作为投资者,你必须选中基于超级品类里的企业进行投资,才有可能达到千亿市值。千亿梦想,和梦想无关,只和千亿的基础有关。

如今人们形容一个垂直行业的第一名就说他是X茅。

在养鸡产业当中,就诞生了一个被称为“养鸡产业茅台“——”鸡茅“的公司“圣农发展”。从这个隐形冠军身上,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超级品类里的超级企业诞生的底层逻辑。

2

四十年前,如果说创业,99.99%的人恐怕是不会选择养鸡。因为,要么觉得苦,要么觉得这东西还是农耕时代的事情,做不大。

苦先不谈,做不做得大在不同的时代,完全有不同。在农耕时代,养鸡是做不大的,因为那时候养鸡是一个离散的低技能行业。但今天的养鸡全产业不只是农业,本质是高科技产业了。

如果听说圣农发展一年能养五亿只鸡,年销售正在朝着200亿元迈进,相信很多人都会感到惊讶。财务数据显示,2015-2019年,圣农发展的营收分别为69.4亿元、91.63亿元、101.59亿元、115.47亿元、145.58亿元,同比增长7.83%、32.03%、10.87%、13.67%、26.08%。今年的“当红辣子鸡”无糖气泡水赛道在数量级还差了一个零。

养鸡的确就是这样一个闷声发大财的行业。

鸡的养殖与加工产业的规模,本质上是由下游需求决定。而鸡肉未来会成为比现在更加超级的品类。

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有吃鸡的方法,无论是烤、炸、蒸,还是其他。

过去,麦当劳和肯德基已经证明了“鸡”可以畅销全世界。麦当劳进入中国之初,主推牛肉汉堡,但因为牛肉并不是当时中国人味蕾的首选,一度被肯德基的鸡肉汉堡抢占了先机。

如今,“下沉市场的肯德基“华莱士已经形成了五千家店的格局;正新鸡排也开到了两万家店的规模;德克士则用时间差和空间差与肯德基、麦当劳形成了接近稳定的竞争格局。

过去十年,餐饮界有过几轮炸鸡类项目的火爆,从炸某个部位到整只鸡,从调料创新到场景创新,永不停歇。

今年初,老乡鸡通过“土到极致就是潮“的营销成为了年度第一款爆款,并由此拉开了全国化战略。这也恰恰说明了鸡汤+X可以成为正餐快餐化的一个超级爆品。

鸡的想象空间,始于炸鸡但远大于炸鸡。

比如,“鸡汤”在中国有两重含义,一个是从小就被家长告知鸡汤滋补,另一个则指代正能量的文字。

这就是一个品类在中国的元认知。

一方面是正餐快餐化,另一方面在正餐上,鸡也有无数的分支:椰子鸡,猪肚鸡,大盘鸡,黄焖鸡…每一个赛道都有头部。每一个赛道都能支撑若干个中型企业。

绝味鸭脖的股价一骑绝尘,颠覆了我们对鸭脖子的想象空间,而它的本质是基于饮食刚需的万店终端+工厂的零售模式已经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

不说鸡鸭,就说巴比馒头10月12日登上主板,天天涨,一度飙升至百亿。本质上也是基于饮食刚需的万店终端+工厂的零售模式。

而紫燕百味鸡等等在鸭子的隔壁,做起了一样的事情。

不管是肯德基、华莱士、老乡鸡还是紫燕百味鸡,在过去的40年里,鸡肉俨然已经成为餐饮的确定趋势。FAO(联合国粮农组织)在2019年发布的报告显示,无论是从产量还是用量来看,禽肉都连续四年超过猪肉稳居全球第一大类动物蛋白,2020年鸡肉将超过猪肉成为第一大肉类。

另据FAO的数据,2019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禽类消费国,而其中鸡肉消费量也是首次超越欧盟位居第二。USDA(美国农业部)数据也显示,中国猪肉消费量从2015年开始连年下降,2019年更是有高达500多万的缺口需要依靠进口猪肉和其它蛋白类产品替代,这其中以鸡肉为代表的禽类是最大来源。

但即便如此,中国人均鸡肉消费水平仍低于主要国家和地区。所以说,随着居民健康意识的增强,尤其是对日常蛋白质的需求越来越大,中国鸡肉市场还有很大增长空间。

中国工程院院士刘秀梵表示:“40年来,中国肉鸡的发展能够成为国内畜牧业的标杆,主要是有着诸如圣农等一批行业代表企业,凭借其高集约化、强产业化、大规模化、严标准化等优势,迅速实现了现代畜牧业的转变。”

这种转变也是下游需求企业对于超级品类发展的推动。

以上,从消费者的角度去解释鸡为什么是超级品类。

3

下面则从一个更加完善的商业逻辑去解释为什么鸡是一个超级品类,因为超级品类不完全等于“量很大”,它还需要别的特征。理解完这些,再去看圣农,它或许远远没有到达天花板。

超级品类的理解维度可以分为以下几点——

一、看元认知。

二、看这个品类的基础设施建设。

三、看技术是否迭代至具备扩张性。

四、看整个生态是否已经成熟。

五、看消费是否具有周期性,永续性和增长性。

六、看是否具备规模壁垒。

一、元认知。

上文已解释过了,中国人喜欢吃鸡,开刀坐月子都要喝鸡汤。正能量文字也叫鸡汤。这就是一个文明体系对这个事物的元认知。

又比如鸡和鸭的“兄弟”:鹅。广东地区特别喜欢吃鹅,但是北方人多年养成的习惯上就不喜欢吃鹅,同时觉得鹅不高级。

这直接导致深圳广州一带很火的鹅,北伐一直失败。因为需求无法得到充分刺激,所以源头上养殖户也不会做什么革命性的突破,也就无法形成一个超级品类。

二、这个品类的基础设施建设。

有一段时间,潮汕牛肉火锅特别火,但很少有人把它做大。

为啥?

首先,因为“现做”,就已经消灭了一半的可能性。

其次,黄牛的产量是有限的,养殖技术上暂时没有突破。又干掉了剩下的可能性里的一半。

最后,牛肉贵,牛肉暂时没有那么高频(属于元认知问题),使得这个品类,暂时不可能出现肯德基,华莱士,海底捞。

但是鸡从配种,到饲料,到培育,最后到在宰杀全部已经跑通,也不受限于某一特定地区。

三、看技术是否迭代至具备扩张性。

养鸡养猪过去都不是什么能做大的事情,如果遇上一点瘟疫,行情不好的年份,那就一夜返贫,完犊子了。但是技术革命使其变成了一个超级行业。这个在下文细谈。

四、看整个生态是否已经成熟。

比如,下游是否有很多 To C 的消费品品牌,这是一个很好的鉴定标准(但不是绝对的)。因为有的品类可能市场很大,但就是无所谓品牌不品牌。如果没有成熟的具有生命力的上中下游,你这个品类也是独木难支。而鸡催生出了海量品牌,其中包含好几个世界最强品牌。

五、看消费是否具有周期性、永续性。

有的东西消费一阵子就过气了。有的东西还很容易迭代,不具备永续性。曾经长虹电视是中国电视的扛把子,是第一代对抗洋品牌的国货之光。

但因为想要垄断那一代(技术代)屏幕,囤了过多的屏幕,别的厂商又从走私渠道拿到很多货,以至于很快就变成了一堆废物,从此一蹶不振。

白酒企业为什么成为了A股最受券商追捧的板块?不谈资金面的话题,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基酒不会过期,是资产,同时白酒不存在太大的周期性,具有某种永续性。

六、看是否具备规模壁垒。

典型案例就是申洲国际,一个专门给Nike、Adidas代工的工厂,市值2000亿港币,可以说是代工界的茅台。

过去,我们一致认为代工厂没有什么壁垒。但它的壁垒恰恰是,成本比我更低的无法保证品质;能够保证品质的没有办法生产足够大的批次;能够生产足够大的批次的垫不起钱;全都能实现的,没几个。

这就是一个行业的头部规模壁垒,也许从业务面看起来是没有什么技术难度的,但综合起来,能够取代他的人几乎没有。

以上六点,环环相扣。

不是行业总产值高,就一定是超级品类,如果它变成了一种碎片化的市场,也无法诞生超级企业。

以上六点,构成了圣农与他所处的行业的基本盘。

可以这么形容:一片汪洋大海,总能孕育出鲸鱼。

4

那条“鲸鱼”为什么是圣农?

很多人第一次去圣农发展,都把它归类到农业养殖企业里面去。

的确,圣农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遥远。其位于福建省光泽县,光泽县到江西鹰潭的距离和去南平市的直线距离差不多,处于江西和福建的交界处,这一交界处主要就是连绵不绝的山和山和山。

基本上来说,在过去没有修好路的年代,一个男性如果和另一个山头上的姑娘谈恋爱,互相喊话都能听到,但去见她就得一天一夜,称得上是异地恋。

从南平市高铁站下车,再坐巴士到光泽,大概要花近两个小时。从上海到南平的高铁,因为那天中途高铁停车,一共花六小时,正常也是三四个小时。总计九个多小时,这还是在已经实现超级基建后的最快速度。放在以前,没个两三天,都到不了。

在那样的崇山峻岭里,搞出一个上市公司令人佩服。

但其实,圣农发展是福建省第一批注册的民营企业。

1983年4月20日,创始人傅光明辞去了公职,贷款2万元,创办了个体养鸡场。1992年,光泽鸡业从海外引进第一条中国业内最先进的自动化肉鸡屠宰加工线。

时至今日,虽然女儿傅芬芳已经接班数年,带领企业在零售与科技化道路上大踏步前进。

但是傅老爷子依然住在厂区,从未真正放下过事业。

到底是1983年下海更重要,还是1992年从海外引进第一条中国业内最先进的设备更重要?从某种角度上,应该是后者。因为后者这一行为,证明了傅光明的梦想和格局更大,证明了其脑海中认为农业的未来是现代化,高科技化,而不是比谁更辛苦。

如今,在圣农的车间里,所有电影里,过去只出现在欧美的设备一应俱全。

1987年11月12日,中国大陆第一家肯德基餐厅在北京前门开业。1990年10月8日,中国内地第一家麦当劳餐厅在深圳市解放路正式开业。

因为,超级To C品牌进来了。他们需要寻找到给他供应足够高品质白羽鸡的企业。如上文所说,他们要找的是这个行业的“申洲国际”,而不是零散的小养殖户。

1994年9月,百胜中国与之达成长期合作伙伴关系。其后,圣农迈入快车道。截至今日,圣农依然供应着肯德基近7成、麦当劳近3成的白羽鸡。

打开百度地图,搜索圣农食品,可以看到沿着蜿蜒的富屯溪(武夷山矿泉水在这里取水生产)分布着圣农的一到六厂。他们是整个完整的产业链,就连鸡粪都可以送到就近的发电厂发电,在这里有专门改造过的火车站,将东北运来的玉米等饲料原材料,通过管道直接送到饲料车间进行混合加工。

可以这么说,一只鸡的一生,在这里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5

那么这个超级品类的超级周期结束了吗?

还没有。

观察方法很朴素。

据准确数字:2015年的时候,正新鸡排只有1000家,但是今天线上可统计的是15000家,还有5000家,下沉到乡镇一级的门店,没在线化,也就说四年里涨了19000家。

另外,在《揭秘麦当劳现象》一文的采访中,麦当劳中国CEO张家茵女士说,近年在餐饮竞争愈发激烈的情况下,麦当劳不但没有减速,还在以更快地速度扩张和发展。按照计划,扩张速度将从每年250家,提高到400多家。

比瞎猫碰到死耗子遇上超级品类更难的是超级坚守。

超级坚守无非是两个维度,时间的纵向维度和产业延伸的横向维度。

从1983年傅光明建立第一个养鸡场到今年10月26日圣农食品七厂开工投产,37年都在围绕着一件事坚持。时间维度可以证明这个企业在某一件事上做的很久,但围绕鸡本身的全产业链建设才是圣农超级坚守的本质。

2019年圣农发展对外声明已经自主掌握“白羽肉鸡育种技术”,击碎西方在这个领域百年的垄断。而看看其它行业,今年炒的很火热的和牛依然需要完全的进口,国内甚至连养殖权利都没有。

而除了种源的育种技术,包括饲料、养殖、疫苗、宰杀、食品加工甚至废料利用都做到极致,鸡粪发电和鸡粪肥料能人对农业现代化和科技化有了更深的认知。

在这个山沟沟里,奋斗四十年简直不是一般人。

在超级品类中,做到真正的超级坚守,才有机会成就一个超级企业。

特别策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